解酒制品的研究和发展

2018年10月16日21:26:21 发表评论 524

摘要

酒精进入人体后的代谢过程中会产生许多有害的物质,对人体的各个器官造成一定的伤害,因此对解酒的研究成为一项必然的工作。目前人们所熟悉的是天然植物以及西医解酒,对生物酶解酒比较陌生。解酒知识网将对以上三种解酒研究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解酒制品的研究和发展

解酒前沿研究

关键词 天然植物;生物酶;解酒
中图分类号 R28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9671-(2012)092-0208-02
过量的酒精对人的身体有很多伤害,然而喝酒是一种源远流长的文化,是中国礼仪中不可缺少的习俗,在很多场合下饮酒也是在所难免,解酒的研究也就成为必然。
解酒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胃肠道,肝脏等各器官以及防止酒精中毒。解酒的关键就是促进乙醇的分解,加速乙醇的代谢,增强代谢酶的功能。例如可以药物直接作用于肝代谢酶系,加速乙醇及其代谢产物的消除速率,减轻其对组织和细胞的损害。
1 天然植物解酒研究
中医史册上记载了不少天然植物都有解酒之功效。通过现在医学的研究对其解酒原理也有了一定的了解。研究较多有葛花、葛根、绿茶等。
  1.1 葛花解酒研究
Yamazaki等研究了从葛花中分离得到的一种新的异黄酮苷,发现它可以抑制大鼠ALT、AST的升高,并能降低酒精中毒引起的小鼠死亡率,在给药剂量为100mg/kg和200mg/kg是效果很显著。Han YO等认为kakkalide能起到保护肝脏的作用是因为它于肠道菌群租用生成代谢产物Irisolidone。Jang[3]等通过实验证明葛花能对抗酒精引起的细胞凋亡,并能抑制酒精诱导的caspase-3 mRNA的表达升高,说明葛花能够降低酒精引起的中枢神经系统损害。中岛嘉次郎研究发现800 mg/kg高剂量葛花能明显抑制伴随pH升高的酸排泄量,具有胃粘膜保护作用和消化管激活作用。
  1.2 葛根解酒研究
在《本草纲目》和《中药大辞典》中都记载着葛根有解酒醒脾之功效。Xie CI等研究发现,葛根提取物黄豆苷与酒精同时给大鼠灌胃或先与酒精灌胃均能使血液酒精含量峰值降低,并且黄豆苷口服不影响酒精代谢,说明葛根能降低血液中酒精的浓度从而达到解酒的目的。Benlhabih等认为葛根提取物——葛根素可以抑制嗜酒大鼠的酒精摄取并且能减轻大鼠戒酒后的断瘾症状。Arao等研究了葛根中9种皂苷中C-21位羟基结构和C-5含氧结构都能起到保护肝脏的作用。
  1.3 当归解酒研究
刘娟等发现给于纯化多糖组的小鼠能明显抑制血清中ALT,AST及肝脏指数的升高,并能使乙醇脱氢酶的活性维持在正常范围。说明当归多糖能有效的干预小鼠酒精性肝毒效应。并通过实验检测到当归多糖对微粒体CYP2EI酶活有抑制作用,因为CYP2EI酶活越高,对肝脏的损伤就越大,刘娟等认为当归多糖能保护肝脏的机制就在于它能抑制CYP2EI活性,增加肝储备量。
  2 西医解酒研究
西医解酒更多是针对急性酒精中毒的,目前使用比较普遍的有纳洛酮。
纳洛酮是羟-2-氢吗啡酮的衍生物,是内源性阿片肽的特异性拮抗剂。张俊红等认为纳洛酮可以拮抗β-内啡肽。酒精中毒时,β-内啡肽释放增加,损害肝脏,胃肠等各部位,而纳洛酮的使用可以使β-内啡肽受到抑制,从而达到保护中枢神经体统以及各器官的作用。索胜梅等将32例过量饮酒病例随即分纳洛酮组和常规组,通过比较恢复时间,纳洛酮组平均清醒时间为0.32 h,并发症发生率10.9%,而常规组的平均清醒时间为0.58 h,并发症发生率26.2%,统计学处理数据,发现纳洛酮组清醒时间和并发症发生率均显著低于常规组,说明纳洛酮对酒精中毒有很好的疗效。另外有学者发现纳洛酮舌下片与纳洛酮静脉注射液相似,都能有效的治疗酒精中毒。罗绍军等发现凯西莱联合纳洛酮治疗酒精中毒效果明显。江儒文等酒精中毒患者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治疗组给予纳洛酮和门冬氨酸鸟氨酸治疗,对照组只给纳洛酮治疗。结果发现,轻度和中度酒精中毒时,两组疗效无明显区别,而在重度酒精中毒时,治疗组的神志醒酒时间明显低于对照组。说明在重度酒精中毒时,门冬氨酸鸟氨酸能很好的辅助纳洛酮治疗。
  3 生物酶解酒研究
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都是通过药物调节人体乙醇代谢相关酶来起到解酒的作用。近年来逐渐发展起来的生物酶解酒技术则是利用现代生物手段调节这些酶来达到解酒的目的。
目前研究较多的是参与代谢的两个关键酶ADH和ALDH。通过对各地酒量大小不同的人的研究发现这两种酶的基因突变产生的具有不同功能和活性的同工酶是导致人酒量差异的主要原因。
  3.1 乙醇脱氢酶(ADH)
人ADH分子由2个亚基组成,每分子酶含有4个锌原子,分子量为84KDa,亚基主要有α,β,γ三种多肽链。ADH同功酶中,主要是ADH1、ADH2和ADH3三种同功酶参与肝脏乙醇代谢。同时,多态位点在不同的种族和人群中分布有很大的差异。
目前有报道指出,ADH的基因多态性可导致其编码的二聚体ADH具有不同的活性,不同活性则会导致酒精在不同的个体中代谢的速度不同。研究发现ADH基因多态性与饮酒引起消化系统疾病和酒精性肝脏疾病的有显著关系。
Mary等通过实验观察到在饮酒人群中,携带ADH3*1等位基因的人比携带ADH3*2等位基因的人患食管和贲门癌的几率要高2倍。他们同时对比了饮酒者和不饮酒者的患病几率,发现携带ADH3*1等位基因的饮酒患食管和贲门癌的几率比携带ADH3*2等位基因的不饮酒者高出3倍多。导致此结果的原因可能是ADH3*1将乙醇代谢为乙醛的速度比ADH3*2快,而乙醛很容易引起胃肠以及食管等部位的病变。Visapaa JP等通过对比咽喉和食管肿瘤患者和健康人群,发现携带ADH3*1等位基因的频率在肿瘤患者中显著增加。
Montane Jaime等在对印度肝病家系和美国肝病家系的研究中发现,ADH2*2等位基因携带者饮酒时,与酒精性肝脏疾病的发生有关的碱性磷酸酶,γ谷氨酰转移酶,丙氨酸转氨酶的活性都有显著的提高。在美国和法国分别进行了一组实验,发现ADH3*1在酒精性肝硬化患者的中分布频率较高。在酒精性肝硬化患者中ADH3*1等位基因的分布率为0.65,而在健康的饮酒者中则为0.55。   3.2 乙醛脱氢酶(ALDH)
在一般人体中,都存在ADH,而且数量基本是相等的。但缺少ALDH的人就比较多,近年来,关于ALDH的研究越来越多。
ALDH在人体内已发现12种同工酶,常见的有ALDH1-ALDH4。从底物的特异性和亚基的结构只有ALDH1,ALDH2才被认为是真的ALDHs。
人体内已有十多种ALDH基因被鉴定,其中ALDH2基因与乙醛有最低Km值(3μmol/L),因其高度遗传多态性同时它与饮酒行为密切相关而备受关注。
ALDH2主要负责将乙醛进一步氧化为对人身体无害的物质,以免乙醛的过度堆积给人体带来伤害,当ALDH2在人体内起不到氧化乙醛的作用时,则会给人们带来各种疾病的困扰。
  4 结束语
酒精进入人体后的代谢主要是靠ADH以及ALDH两种酶,因此如果能在饮酒前补充这2中酶将是最有效最直接的解酒方法。目前,市面上已经陆续有以生物酶解酒的产品出现,与天然提取物以及西医解酒共同帮助人们远离醉酒的痛苦。
  参考文献
[1]Yamazaki T, Nakjima Y, Niiho Y, et al. Pharmacological studies on Puerariae fols. Ⅲ: Protective effect of kakkalide on ethanol-induced lethality and acute hepatic injiury in mice[J]. J Pharm Pharmacol,1997,49(8):831-833.
[2]Han YO, Han MJ, Park SH, et al. Protective of kakkalide from Flos Puerariae
on ethanol-induced lethality and hepatic injury arc dependent on its biotransformation by human intestinal microflora[J]. J Pharmacol Sci, 2003, 93(3):331-336.
[3]Jang MH, Shin MC, Kim YJ, et al. Protective effects of puerariae fols against ethanol induced apoptosis on human neuroblastoma cell line SK-N-MC[J]. Jpn J Pharmacol, 2001, 87(4): 338-342.
[4]hin BS, Jun H, Lee DE, et al. Altered oral absorption of alcohol by combined aqueous
extracts of four herbal plant in rat[J]. J Toxicol Envion Health A, 2005,68(23-24):2219-2226.
[5]Arao T, Udayama M, Kinjo J, et al. Preventive effects of saponins from the Pueraria Lobata root on in vitro immunological liver injury of rat primary hepatocyte cultures[J].Planta Med,1998,64(5):413-416.
[6]刘娟,彭仁,纯化当归多糖有效干预急性酒精性肝毒作用及其机制[J].中国医学研究与临床,2006,4(10):7-9.
[7]张俊红.纳洛酮治疗急性酒精中毒疗效观察[J].山西医药杂志:上半月,2009,9:857-858.
[8]Mary Beth Terry, Marilie D. Gammon, Fang Fang Zhang, et al. Alcohol dehydrogenase 3 and risk of esophageal and gastric adenocarcinomas[J]. Cancer Causes and Control. 2007,18(9):1039-1046.

解酒护肝知识尽在解酒知识网!了解解酒的最快方法,获取最全的解酒产品、解酒品牌信息,找到适合自己的最好的解酒方法。感谢您的访问!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广告也精彩
yueyefeng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